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慢慢 1-5



写点日常的段子,希望是甜的啦 (。ì _ í。)

另外,不要在意衔接,因为根本就没有衔接,就是小段子的合辑呀~

————————

【Objects】

【01】暖手的玻璃杯

张佳乐有一个冬天用来暖手的玻璃杯。

“怕冷。”张佳乐双手抱着杯子,一脸瑟缩地拥在怀里,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到杯子上,“怎么会这么冷呢?”

“还行吧。”孙哲平进了训练室,继而耸耸肩又脱了外套。这是他们在百花的第一年,第一个冬天。战队初创,条件算不上太好,但冬天的基本供暖还是有的。

孙哲平一边把手伸到暖气片上一边招呼张佳乐,“过来呀,别抱着你那杯子了,把你寒碜的。”

“不要。”张佳乐摇头,手指紧紧贴在玻...

【王杰希中心】夏天以后

1


喻文州没有想到会在微草比赛的观众席上看到王杰希,彼时场地中心的全息投影斑斓炫目,观众们目不转睛,木恩与对面的一枪穿云正杀得难解难分。


王杰希站在最后一排右侧通道的阴影处,看不清表情。


“王队?”喻文州试探性地轻轻叫了一声。


“喻队。”对方点点头,目光还是投向场地中心,木恩的熔岩烧瓶无法有效地限制住一枪穿云的发挥,对方使用飞枪很快跳出了攻击范围,而木恩却在半低空暴露在了一枪穿云的射程范围内。


“不好。”喻文州暗想。


然而木恩很快使出了一个扫把旋风,迅速从一枪穿云的视野里隐没了下去,周泽楷转动着视角,两个人陷入了僵持。


喻文州抬眼看王杰希。这里是微...

【双花】狂风过境

这一篇,其实是【双花】雨天下雨时的counterpart(找了半天找出这么个词,一个短篇就不好意思叫自己番外了……)


纯属虚构。

----------


1


北京的天气没由来的燥热,阴沉沉的天空压在头顶,制造出几近窒息的闷热。窗外行人寥寥,道路两旁的树木都耷拉着叶片,没有蝉鸣,只有一眼望不到头的浅灰色空气,在夏日的午间沉闷而缓慢地流转。


“快要下雨了吗?”作家刚吃完了饭,打开了窗户,又皱着眉头缩回了脖子,“真是闷热啊。”


作家又坐回了书桌前,打开电脑,今天其实没有很多事情要做。昨天刚交了稿,是他的一个新想法,他觉得很有潜力。自从几年前《全职高手》系列完结以...

【双花】对了

1.


孙哲平总是嫌弃张佳乐没正形,张佳乐总是嘲笑孙哲平假正经。


孙哲平不允许张佳乐吃太多零食,张佳乐盯着孙哲平让他少抽点烟。


孙哲平说,张佳乐,你怎么总是丢三落四的?


张佳乐说,你管我。


……


张佳乐说,对了,我的水杯哪儿去了?


……


“这里。”孙哲平无奈地递过自己的玻璃杯。


“这不是我的。”张佳乐不满地盯着孙哲平。


孙哲平叹了口气,“前两天被你打碎了,忘了?先用我的吧……”


张佳乐讪讪地接过杯子。


孙哲平实在搞不懂,在没有自己的前十几年,张佳乐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2.


虽然是百花队副,张佳乐的人...

【双花】最高纪录

黄少天只是借张佳乐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队长你今晚回不回来啊如果回来的话记得帮我带一打草莓酸奶啊你不是去主席那里汇报工作吗刚好回来的时候从北边那条街走一下对对对就要那一家的这不是帮张佳乐也带了吗……”


张佳乐翻白眼,“你真啰嗦,你们队长怎么受得了你。”


黄少天不屑,“你不懂。”


张佳乐扭头。


“诶你手机上居然有赛车游戏我还以为你除了荣耀都不会玩游戏的呢给我玩玩呗这版本怎么这么低张佳乐这都多少年前的游戏了啊……”


张佳乐过去抢手机,“打完电话就还给我,别乱翻。”


黄少天已经点开了赛车游戏。


张佳乐站在旁边盯着手机屏幕。


黄少天抬头看了张佳...

【双花】寻人启事

孙哲平很早就醒了,下意识地伸手想搂住什么,却发现床的另一边是空的。


孙哲平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厨房里,没有——他总是睡懒觉,根本不会早起做饭。


卫生间,没有——昨晚特地嘱咐他要少喝水,不应该醒这么早。


客厅,没有——这么早也没有好看的电视节目。


阳台,没有——指望他浇花?还是算了吧。


但是他到底哪儿去了呢。


孙哲平里里外外把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找了一遍,连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打电话吗?孙哲平看着床头柜上他落下的手机,无奈地摇了摇头。


出去找吗?可是外面这么大,谁知道他会跑到哪里去。


问问他以前的队友?张新杰...

【双花】下雨的春天晚上

下雨的春天晚上,张佳乐撑着一把伞,慢慢地从校园的一端走到校园的另一端去。


初春的晚上掺杂着丝丝的凉意,随着细密而断续的雨水渗透开来,张佳乐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外套,举着一把不算大的细条纹深蓝格子伞,心平气和地走在不算平整的地砖上。


这里不得不说的是雨下的并不大,但是张佳乐很用力地握着伞柄,以至于大拇指的指甲边缘都开始泛白。这把伞准确来说并不是张佳乐的,是别人借给他的,准确来说也不是借给他的,而是上个月张佳乐在图书馆的台阶上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雨发愣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塞给他的——准确来说,也不是素不相识,大概有过几面之缘,大概是高一届的学长,大概是学工科的,大概是学生会文体部的。张...

【双花】就说是爱吧

1


再次见到张佳乐的时候,他正站在某条毫不起眼的街道的某盏平淡无奇的路灯下,两只手插在兜里,半边身子倚在路灯上,连帽衫显得有点大,以一种不以为意的姿态挂在身上。


很晚了。孙哲平想。


初春的昆明还是带着些许的寒意,张佳乐缩在宽大的衣服里,偶尔改变倚靠的姿势,清冷的灯光洒在他的头顶,把他的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在等谁呢?孙哲平又想。


拿出手机看了时间,已经快九点了。孙哲平放回手机。他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张佳乐。


张佳乐还是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孙哲平又拿出手机,通讯录翻到Z开头,划下去,又划上来。


算了,张佳乐肯定换手机了。


孙哲平觉得自...

【双花】避雨

初夏的雨说来就来,张佳乐只是出门买电池,还没走到家附近的便利店,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击中了。小跑几步后,张佳乐跳上台阶,躲到了街边店铺的屋檐下。


上衣被淋湿了一点,不过还好,张佳乐甩了甩短发,没怎么沾上水。


等雨停了再走好了。张佳乐心想,夏天的雨嘛,来的快去得也快。


站在台阶上,张佳乐无事可做,因为出门匆忙,他连手机都没带。四下张望了一下,张佳乐愣住了。


这里是——网吧?


认清了处境后张佳乐赶紧别过了脸。虽然已经退役好几年了,但这可是在昆明,百花粉丝对于张佳乐的感情可谓炽烈而长久,咬牙切齿的恨比曾经深沉的爱持续得更久,到现在百花甚至霸图俱乐部还能...

【双花】春草明年绿

1


好像很久都没有人在了,门紧闭着,覆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张佳乐盯着门看了半天,保持双手插兜的姿势站了很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2


退役后张佳乐并没有离开昆明,尽管他知道被粉丝发现的严重后果,但他还是不想走。


回了自己很久没回的家,吃了楼下五块钱一碗的赤豆元宵,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张佳乐躺倒在床上,一睡不起。


张佳乐并不是很喜欢捣鼓社交媒体,在俱乐部的时候社交账号都是直接丢给经理管的,翻上来拉下去,几条动态无非就是战队行程和百花宣传片。张佳乐不喜欢玩手机,也不怎么爱出门溜达,坐下来就是打荣耀,实在没事做就一个人在角落里发...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