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再睡一夏(八)

第八章


孙哲平因伤退役在当时的荣耀圈是闹得沸沸扬扬的重大事件。从赛季中段的“暂时退出”到赛季末官方宣布的“直接退役”,粉丝们的心情和胃口被吊了半年,终于也意料之中地沉沉坠地。


交了账号卡,收拾了行李,孙哲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坐着。离飞机起飞还有一阵子,突然多出来的一段时间让他有点烦闷和不知所措。


张佳乐被自己支使去买烟了。孙哲平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把对方支开,本来已经说好了只是回北京看病治伤,张佳乐也点头表示理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只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孙哲平不想营造莫名伤感的氛围,也懒得去想或近或远的未来。


未来这么远,总有办法一起走下去的。


整整半个赛季没碰荣耀,孙哲平的左手却并没有任何好转。可能是姿势不对?可能是什么地方没保养好?可能是左手有旧伤?张佳乐作出了种种猜测,但是都没有命中现实。孙哲平有时听张佳乐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也不知道是应该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


张佳乐一直对孙哲平的手伤持积极的乐观态度,赛季中听到孙哲平“暂时退出”的消息后也能迅速从震惊中抽离出来,转而很有信心地安慰孙哲平。


这是好事儿。孙哲平默默地想。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儿。



“哎我觉得这个药好!你不觉得这两天你手好多了嘛?”张佳乐有一次很欢欣鼓舞地说,原因是孙哲平刚用左手剥了一个橙子。


虽然对以物换物的原则和未来的前景有着清醒的认知,孙哲平还是没打算把真实情况都和盘托出。他在张佳乐的监督下定期看医生,试了张佳乐四处搜刮的云南的各种偏方药膏,以及乖顺地喝着张佳乐每天早起给他煎的中药。孙哲平表现出了少有的耐心,默默配合着一系列无用功,并且饶有兴致地听张佳乐给自己讲战队的情况和训练路上遇见一只猫的故事。


“就在咱们百花大门口到训练室的路上,那块有雕塑的草坪上……”张佳乐一边给孙哲平缠绷带一边努力回忆描述着。


这是后半赛季的常态,早出晚归的张佳乐并不是很有时间和精力,但是还是近乎固执地坚持每晚给孙哲平换药缠绷带,顺便讲一些当天的见闻,偶尔也会穿插一些乱七八糟或冷或热的笑话。


“等这个赛季结束,我想回北京,有个朋友在医院有点关系……”孙哲平突然打断了张佳乐。


“你就不用陪我了,一共也没几天假期,还要集训。”


“可能得要一个月……嗯…一个多……两个月吧!下赛季回来陪你。”


孙哲平讲完了,张佳乐帮他裹纱布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也停下了。孙哲平低头想看张佳乐的反应,对方到现在一句话也没回应——已经在自己臂弯里睡着了。


孙哲平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也没有叫醒张佳乐,就这么一直看着,光影交错的中央,摇曳不定的,离他越来越远的张佳乐。



孙哲平的意外受伤给百花战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在赛季中段还稳定占据前四名的百花战队在孙哲平退出后立马被各路人士看衰,但是张佳乐硬是把这支本该被打得措手不及的队伍一路强拉,卯着一股劲似的不断向前,在季后赛里艰难跋涉着,完成了一项又一项看似不可能的挑战。


张佳乐从副队长变成了队长,每天筋疲力尽地奔波忙碌。没有人要求失去孙哲平的百花一定要打出什么成绩,但是张佳乐好像就是这么一个认死理的人,莫名其妙地不肯放手。


在结束了和微草之间的冠军争夺后,张佳乐没有和队友们一起,而是当晚就买票飞回了昆明。没有得偿所愿,但似乎也没有如释重负,眼前只剩下大片的茫然和空白,半年来的神经紧张都在这里断了片,仿佛球桌上漫无目的的白球,发出不规律的撞击声。


和微草的决赛,其实只差一点,最后一点点,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就是错过了那个本可以举枪射击的机会,从而被抓住了破绽一举击败。


后半赛季的百花空前强大,战队迎来了突然爆发的百花缭乱,在一片又一片的光影交织中将对手击杀于无形。战队好像也突然不需要了狂剑士,张佳乐一个人适应得很好,带领战队打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但是在回程的飞机上,全面放空的张佳乐觉得脑子里的电磁波开始断断续续地流过,有一些他选择刻意去忘记的片段猝不及防地跳出来,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脑壳,让张佳乐觉得有点鼻子发酸——在那个被微草抓住反击机会的瞬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同样的对手,相似的场景,半个赛季之前,孙哲平最后一次爆发,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在火光血花中打出了最后一次繁花血景——整整半个赛季后,张佳乐终于从持续半年的自溺式冲动中清醒了过来,发现了这个事实。


孙哲平说,没事。


总决赛结束之后张佳乐开始变得有点沉默,不再像以前一样对未来抱有盲目乐观的期待。那股支撑着他走完后半个赛季的精神气一下子消失了,做什么事情似乎都会下意识地慢上半拍。



孙哲平站了起来,提着一个不怎么大的行李箱,四年的时光都装在里面,沉甸甸的。张佳乐还在楼下的小卖部,纠结和茫然着要买哪种烟,背影映在夏日一地的光影中,显得绵长又孤单。


“张佳乐。”孙哲平下了楼,对着张佳乐的背影招呼了一声。


张佳乐转过头,没有答应,也没有说,“你左手不方便,我帮你拿行李。”


身后一整条街道响着此起彼伏的蝉鸣声,绿荫下的时光仿佛从未改变,一如四年前两人刚搬来,约定要一起拿冠军的那个夏天。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孙哲平都在认真地思考这趟副本的意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张佳乐谈了场恋爱,孙哲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患得患失了起来。回了北京,他没有去看医生,没有联系张佳乐,也没有在两个月后遵守约定回到昆明。孙哲平坦然接受了职业生涯提前结束的事实,却无法回头面对张佳乐精准却失焦的眼神。


未来这么远,谁也不能保证可以一起走下去。



张佳乐操作着百花缭乱继续上路,他正式成为了百花的队长,唯一的核心。最浪漫的打法,最悲情的英雄,最孤独的大神——张佳乐一次又一次地倒在离冠军一步之差的地方,却又一次又一次地冲锋陷阵。没有人知道张佳乐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消失在了满天烟火炮光之间,看不清表情。


而孙哲平彻底安静了下来,他全心全意地退出了荣耀,不再关注圈内的任何动静。老林答应他的事情,他相信对方一定能够做到。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他也果决地放了手。张佳乐仿佛真的成为了年少的一段不靠谱经历,连同听起来很俗气的梦想一起被埋进了深不见底的回忆,从此干脆利落地两不相干。


但是对于孙哲平来说,张佳乐永远是站在光影中心的那个人。尽管有时候他不会再想起他,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评论(3)
热度(9)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