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再睡一夏(九)

第九章


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真正作出选择,只是简单地被习惯的延续性推着向前走。


孙哲平没有和张佳乐说再见,但也没有天真到用再见与否来界定自己和张佳乐的关系。没有了荣耀,两个人之间最深的联系已经彻底断掉,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做起了生意买卖,孙哲平也不知道张佳乐依然没拿到冠军。


离开了张佳乐,离开了荣耀,离开了一切藕断丝连的关系,孙哲平放手得很干脆。



在所谓“真实的人生”中,孙哲平和张佳乐当了十一年队友。双花组合从强势崛起到渐渐式微,打出过繁花血景,状态有起有伏,然而一直没能拿到冠军。两人心有不甘却乐此不疲着,从互相成就到彼此搀扶,跌跌撞撞地一路走来,却也成为了不少人眼中荣耀最经典的搭档。


同时组队,从一而终,同时退役,但是,没有冠军。


孙哲平和张佳乐在退役后就失去了联系——孙哲平回了北京,张佳乐旅行散心。作了十一年队友的两人默契地留了联系方式,也默契地没联系对方。十一年,够久了,久到两人都觉得没有再联系的必要,久到孙哲平脑海中张佳乐的影像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久到时隔多年孙哲平还是会在某个不恰当的时间猛地想起张佳乐,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那是第七赛季结束的时候,身处北京的孙哲平顶着炎炎夏日在公交车站等车。最近左手的情况越来越不好,连提袋子拿水果甚至扶方向盘之类的小事都无法完成,孙哲平索性不去管它,自暴自弃地坐着公交车去看医生,每月一次,例行公事。


好像就这样接受了一切设定,孙哲平用右手给自己的左手缠绷带换纱布,无知无觉地进行着流水线般的生活,旁若无人地忘记了左手为什么会受伤,也忘记了这是个副本的世界,其他人不过都是系统npc一样的存在,尽心尽力地配合着孙哲平演完这一出一厢情愿的剧本。


大概是命运。孙哲平还是忍不住想。


空气很粘稠,公交车来的时候有气无力地带来了一股新的热流。孙哲平收回了停留在自己左手纱布上的目光,一步踏上了公交车。车上人不多,孙哲平随意拣了个靠窗的座位,随意把目光投向窗外,然后就猝不及防地看到了荣耀的海报。


微草拿到了第七赛季的冠军,作为俱乐部所在地的北京自然要大肆宣传。孙哲平盯着看了几秒,正打算收回目光,海报的卷轴哗啦啦翻了个面——张佳乐退役。


太久没见这个名字,孙哲平居然有点愣神——张佳乐……哦,张佳乐。


习惯或者麻木载着孙哲平在熙攘的生活中呼啸而过,他并没有真的忘记张佳乐,他只是倒霉了点,又果决了点,该放手的时候就真的放手了。


公交车很快驶走了,站台上还有几个人零星地或坐或站着,在燥热的天气里任劳任怨地等着下一班或者下下班车。窗外景色变换,孙哲平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张佳乐说拿了冠军要来北京玩的时候,脸上固执的表情。


和微草打了这么多场比赛,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来玩过。


好像又经过了一家麦当劳,好久没去过了……


习惯或者麻木了太久,张佳乐这个名字一出现就突兀地撞开了记忆的闸门,在孙哲平的头脑里横冲直撞着,撞出一大片光影缭乱。耳边没有了嘈杂,眼前的烟花满天火光四起,张佳乐在一片深深浅浅的阴影中,形象却显得异常清晰。


——太久没见了吧。大概。



张佳乐退役了,也没拿到冠军——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吗?平静下来的孙哲平很想找林敬言来问一问。但是副本里的林敬言目前正在呼啸战队当他的第一流氓——八成是个系统npc,孙哲平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老孙,在不?”

睡前孙哲平在网上漫无目的地看新闻,点开QQ一看便皱了皱眉头——老林?

“别不说话啊,你肯定在,这个副本都是我编辑的!”

是真的老林?孙哲平觉得有点不对劲。


“干嘛?”孙哲平回了一句,又加了一句,“你怎么也下副本来了?”


“呵呵,无聊嘛!”


无聊你妹啊!孙哲平在屏幕后面翻白眼,“老林,你说实话,是不是给我把副本编辑错了?”


“怎么会!”林敬言不满,“这不怕你担心,特地来找你说明情况了嘛!”


“?”


“张佳乐退役了,你知道不?”


“……”孙哲平继续翻白眼,我不知道还担心个什么劲啊!


“他还是没拿到冠军,你知道不?”


“……”孙哲平忍住了想摔键盘的冲动。


“是这样的,按照副本的计划,张佳乐会先退役,然后去霸图,然后和我一起拿冠军……”


“等会儿……去霸图?和你一起?”信息量有点大,孙哲平没反应过来。


“对啊对啊,我随机编辑的嘛!正好就落在霸图了,正好我也去霸图……”林敬言解释。


“老孙,老孙,还在不?”对方没有反应,林敬言赶紧招呼。


许久,孙哲平才回了一句消息,“挺好。”



鬼使神差地,孙哲平开始到处乱翻,最后终于翻出了家里唯一的一张荣耀账号卡。这几年搬了几次家,辗转来辗转去,当年的画册海报早已七零八落最后尽数丢失了,不知道为什么却遗落了这么一张账号卡,安静地躺在角落里,默默数着其实并不怎么长的岁月。


两年而已,怎么感觉像是过了大半辈子呢。离开了张佳乐和荣耀,生活好像都变得累人了起来,吱呀吱呀,没完没了的。


荣耀一直处于不断的更新换代中,两年过去,打法和观念都大有不同。孙哲平当年第一狂剑的称号显然不是浪得虚名,单靠一只右手,孙哲平也能在网游里随便虐虐菜。


不过也就仅限于网游而已。


上一次在网游里抢boss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孙哲平的手还没有受伤,张佳乐还是百花的副队长,两个人孜孜不倦地在网游里沉溺了一整个夏天。


“诶,再睡一夏?你怎么叫这名儿啊?哈哈哈!”张佳乐看到孙哲平小号的ID,毫不留情地嘲笑起来。


“怎么了,不行么?”孙哲平鄙视张佳乐的品味。


“行行行……哈哈哈!”张佳乐捂眼睛。


“有什么好笑的?”孙哲平冷眼旁观了一会儿,是真没搞明白张佳乐的笑点到底在哪里,“过来,加个好友。”


“加了。”张佳乐捂肚子,“我说,你也别抢boss了,干脆去睡一夏吧,哈哈哈!”


孙哲平饶有兴致地转过头,暧昧地看了张佳乐一会儿,然后说,“行啊,咱们来睡一下?”


“……”


最后到底是睡还是没睡,孙哲平已经记不清了。好几年过去,再睡一夏的头像一直是灰暗的。此时在另一座城市一个ID叫做浅花迷人的账号上,突然冒出了一句消息提示:

“您的好友 再睡一夏 已上线。”



评论(6)
热度(7)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