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雨天下雨时


窗外的天空铺陈着乌云,薄薄的一层,浅淡的像不经意刷上去的灰色涂料。沉闷的空气氤氲着倦怠的氛围,让人忍不住想要睡觉,偶尔有几阵微风拂动树叶,又让人毫无知觉地醒来。

快下雨了。

搭在窗台上的胳膊感受到了一丝清凉,扑面而来的细小雨珠窸窸窣窣地打在额头和发梢上,又无力地落在窗户缝里。张佳乐甩了甩头发,还是有些昏昏欲睡。


第十赛季结束了,叶修又拿了一次冠军。从兴欣开始打挑战赛开始,张佳乐就预见到了结局。

并没有什么难猜的,从一开始叶修就是整本书的主角,从退役到在网游里起家,从组建战队到重拿冠军,作者为叶修设计了跌宕起伏的情节,曲折迷离的过程,赋予了37连胜的荣光,创造了种种奇迹般的巧合,最后登顶夺冠。他想写一个英雄重回巅峰的故事,张佳乐一开始就明白。

自己只是配角。


伸出手,雨珠杂乱地落进手心里,汇合后又顺着边缘流淌而下。雨不大,也没有变大的趋势。张佳乐叹了口气。


世邀赛结束了,张佳乐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队伍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作者已经将一个人物写到了极致,他不打算再写了。张佳乐回了昆明的老家,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口,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他有点想念孙哲平。


孙哲平是张佳乐第二赛季从百花出道时的队友,两人组成的双花组合一时风头无两,无人能破。但是,叶修,还是叶修。

张佳乐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配角,想的有点太多了。他理应无奈,也许伤颓,也许奋进,然后继续拿他的第二名。这些都不重要,没有人关心第二名,他之所以受到关注只是因为自己拿了太多的第二名。张佳乐接受了这个设定,除了有点麻木,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受。


但他还是有点想孙哲平了。


作者没有让张佳乐出场时,他的思绪就开始飘忽,走出霸图的训练室时会莫名其妙想要右拐,突然对林敬言说要不今晚去吃楼下的那家米线。

这并不很符合作者的设定,孙哲平在网游里对他说了那句话之后他就应该释然了,不应该再沉湎过去。


第十赛季结束了,世邀赛结束了,张佳乐停留在了这个时间的间隙里,止步不前了。


听说孙哲平不打算继续帮义斩打比赛,而是退居了二线,做一些战术指导和青训方面的工作。这些事情不知道是从哪听来的,张佳乐有些茫然,心里却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他和孙哲平很久没见了,网游里的那段叙述中,孙哲平突然出现,张佳乐惊喜了一下,但是后来也理所当然地发现,原来老搭档的出现只是为了让自己和过去告别。孙哲平是他青春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告别了他,也就借由他告别了百花和所有的过往。



张佳乐回忆起了作者的描写,回想孙哲平说“可以”的神情。后来虽然在正式比赛中遇到过,两人却并没怎么交流。作者已经让他们放下过去了,这是件好事,折腾和扑棱了这么久,张佳乐也觉得自己应该放下了。

书里的情节提到张佳乐的地方不算太多,张佳乐并没有什么意见。提起孙哲平的地方更少,但每次提起都免不了渲染左手意外受伤的悲情。张佳乐特别关注了孙哲平打挑战赛的情节,看着看着嘴角就忍不住上扬,觉得对方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耍帅和热爱摆酷。

好久没见,好久没真正说过话了。作者停笔后,张佳乐被孤零零地丢在了一片雨雾中,无路可走,只能百无聊赖地原地打转。也许是因为回到了昆明,也许是湿润的空气格外渲染怀旧的气氛,不知为何,张佳乐开始想念在百花的日子,那些有孙哲平和梦想的日子。


雨并没有下大的趋势,一点一点地打湿手掌和小臂,再一点一点地浸透T恤前胸的一小块布料,不紧不慢地,张佳乐觉得眼前有些模糊。


他早就听说作者不愿意再写了。在正文完结后作者补充过双花组合的番外,张佳乐看了一遍又一遍,但是作者并不打算把他们的故事写下去。无论是左手受伤的孙哲平还是总拿亚军的张佳乐,都只是配角,他们被贴上了标签,完成了文章中的使命,故事就结束了。

张佳乐揉了揉眼睛,觉得今天的湿气实在是很严重。有时候他也想冲动地自己去找孙哲平,但是他不知道对方在哪里,还愿不愿意见他,见了又能说些什么。思考了很久,他也没有作出任何有益的行动,只能暂且停留在昆明,想着也许孙哲平会来找他。他是一个那么果断的人,如果他愿意,就一定会来。


但时间还是停止了,也许没有停止,张佳乐没有再前行,孙哲平也没有来找他。


雨还没有停,在一片蒸腾的雾气中绵绵密密地下着,这有点不像夏天的风格。张佳乐坐在窗前,看着交织一片的雨帘,看了这么久,有点累,他的身子慢慢陷了下去。他觉得自己快睡着了,但也许作者会突发奇想写一个番外,也许孙哲平真的会来找他,也许自己能再见到对方,张佳乐努力睁了睁眼睛,勉强让自己保持断断续续的清醒。


他想起自己看了很多遍的番外。总是下雨,那一页纸变得湿漉漉的,纸上写着一切故事的开端,西部荒野,孙哲平遇到张佳乐,百花盛开。



END


评论
热度(26)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