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春草明年绿



1


好像很久都没有人在了,门紧闭着,覆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张佳乐盯着门看了半天,保持双手插兜的姿势站了很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2


退役后张佳乐并没有离开昆明,尽管他知道被粉丝发现的严重后果,但他还是不想走。


回了自己很久没回的家,吃了楼下五块钱一碗的赤豆元宵,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张佳乐躺倒在床上,一睡不起。


张佳乐并不是很喜欢捣鼓社交媒体,在俱乐部的时候社交账号都是直接丢给经理管的,翻上来拉下去,几条动态无非就是战队行程和百花宣传片。张佳乐不喜欢玩手机,也不怎么爱出门溜达,坐下来就是打荣耀,实在没事做就一个人在角落里发呆。


百花的人都知道张佳乐有喜欢发呆的习惯,喊一句“张队”之后都要停顿半秒,等待对方从轻微的愣神中恢复过来。作为百花队长,当仁不让的核心,张佳乐完全没有架子,场上掩护队友,场下爱说爱笑,整个俱乐部从上到下没有不喜欢张佳乐的。


“张队,这是今天下午复盘要用的资料。”

“张队,明天去青训营看看吗?”

“张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俱乐部里面已经没有人对张佳乐直呼其名了,队伍里比自己年龄大的寥寥无几,年轻的一辈看到大神都毕恭毕敬地喊队长,就连经理每次看到张佳乐都会点头,张队这边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百花一直都是这样的,是外界形容的“一个人的队伍”也好,对手嘲讽的“亚军专业户”也罢,百花还是在张佳乐的带领下,几经沉浮和飘摇,挣扎在冠军的边缘,却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前进。


作为队长,张佳乐从不睡懒觉,一日三餐定时定点,每个周末去青训营考察年轻队员,比赛日后两天一定会召集全队进行详尽的战术复盘。大家都觉得张佳乐是一个好队长,沉稳不失风趣,严格不失亲切。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3


结束了第五赛季一个人的疯狂,张佳乐安静了不少,看上去多了不少队长做派。周中复盘时张佳乐对着大屏幕指指点点,不时停下来听取其他队员的发言。下周要对阵微草,大家都严阵以待。


投影上不时闪过王杰希的魔道学者,少了魔术师的诡谲,多了队友间的配合,微草整支队伍都显得更加流畅。张佳乐时不时地停下来,问问大家的看法,或者自己拿笔记本低头快速地记下想法。王杰希,上个赛季登顶联盟,带给张佳乐第二个亚军的微草队长。王杰希……张佳乐突然按了暂停键。


“这里……”张佳乐用手重重地点了点某个地方,沉吟半晌后抬起头,“孙哲平你觉得呢?”


会议室里的队员们茫然无声。


“邹远你觉得呢?”张佳乐很快接了下面一句。被叫作邹远的新人有点紧张,磕绊地谈着自己的看法,周围人的目光汇集过来,张佳乐点头表示赞赏。那个陌生的名字很快掠过,好像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口误,没有人在意。


百花,六年,多少平凡岁月中的暗流涌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张佳乐躺在床上,第七赛季总决赛后他就没有认真思考过任何事情。百花缭乱倒下的那一刻,张佳乐有一瞬间的呆愣。


张佳乐觉得很累。


张佳乐突然退役。张佳乐是否心灰意冷。张佳乐路向何方?张佳乐还会回来吗……大半年过去了,有关张佳乐的话题从未止息。第八赛季百花的成绩直线下滑,失去了主心骨的战队风雨飘摇,被仓促推上位的新人水平有限,无数百花粉丝在请求张佳乐快点回来。


张佳乐还是觉得很累。


退役后张佳乐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不关心荣耀,也很少看百花的新闻。张佳乐的生活本就简单马虎,一个人,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


但是还是有一点和以前不一样了。每到夜晚张佳乐就开始辗转反侧,一躺上床,身心俱疲的感觉就开始逐渐蔓延,浸透四肢百骸。他觉得很累,但是他睡不着。


怎么会这么累呢?


张佳乐恹恹地躺在床上,想不通事情的缘由。


以前在百花,每到十二点张佳乐就开始困了,他必须睡觉,第二天还有战队的各种事项需要自己操心。没有了战队繁重的任务和压力,张佳乐反而有点手足无措,连觉都不知道怎么睡了。


一个人躺着的时候,张佳乐能够听到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窗外的景色从夏夜变换到冬暮,又从严寒迁移到早春,张佳乐并不在意,只是沉默地盯着天花板,不愿意思考,也不愿意说话。



4


张佳乐以前不是这样的。


张佳乐以前当然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张佳乐总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半里开外就能听到他的笑声,走路偶尔蹦跳,喜欢和队友还有黄少天一起恶作剧,高兴的时候小辫子会神气地翘起来,活泼泼的气场,像山野里绽放的一朵新鲜可爱的花。


那个时候还没人叫张佳乐“张队”,尽管张佳乐一直是副队长,也不会真的有人叫他“张副队”。


“乐乐来啦?给你留的西瓜。”

张佳乐就坐下来吃西瓜。


“乐乐去超市记得帮我带饮料!“

张佳乐就带饮料。


“张佳乐是不是你昨天把我的队服给换了,今天早上穿了半天穿不进去!!!”

张佳乐就抱头鼠窜。


很久很久以前百花也拿了亚军,但是整个队伍从上到下都透露着对登顶的决胜信心和无限向往。


“不就是叶修吗?干他!”

“冠军属于百花!”

“下赛季我们还会回来的!”


黑夜的尽头空无一物,借着月光能看到墙上静止的钟,张佳乐安静地躺着,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起刚去百花的时候,自己还没当队长的时候,那些琐碎又难以忘怀的日子。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有着说不出来的开心。


过了这几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青春忽然就很高很远了,那个忽远忽近的人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



5


张佳乐睡不着。


翻了个身,硌到了个有点硬的东西,手机闪起亮光,张佳乐索性打开来。手指划来划去,总共也没几个app,张佳乐随意点开了一个社交软件——离开百花后,俱乐部把社交账号交还给了张佳乐。


消息提示不断闪烁,足足十多分钟才停下来,张佳乐吓了一大跳,随意看了看,全部是粉丝留言,有倾泻愤怒的,有表达理解的,更多的是希望张佳乐能够回来的。张佳乐名抿了抿唇,继续向下划着屏幕,每一条动态都有大把大把的粉丝留言,有“张佳乐你今天比赛打得什么玩意儿啊?!!”,也有“张佳乐我爱你!!!”


划到最后,早期的几条动态显得颇有些冷清。那是刚出道的时候,张佳乐刚注册了账号,看到什么新奇玩意都喜欢发上来。


“差点被俱乐部门外的猫挠了”

——“让你别乱逗它”


“没比赛好无聊啊,房间号2579,有没有PK的?”

——“过来训练”


“今天天气真好,去划船了。”

——“以后再也不带你去公园了……”


小小的屏幕闪着微弱的光,映得张佳乐的眉目有些不清楚,有点纠结,似乎有微微的笑意,好像又透着隐隐的难过。


闭上眼就能浮现出刀光剑影,那是繁花血景大杀四方的年代,是个久远得有点想不起来的年代,是个张佳乐无数次逃避却永远放不下的年代。


第五赛季后,除了那次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张佳乐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任何回到过去的机会。没有了狂剑士,百花仍然可以依靠那个总是站在光影中心的弹药专家,在无数强敌面前杀出一条血路。


永远站在光与影中心的张佳乐,从来都没有走出过那片光与影。



6


初春的夜,料峭的晚风,微冷的空气,张佳乐坐在台阶上,一动也不动。


这里是刚来百花时张佳乐和孙哲平一起住的宿舍,有些旧的楼房,楼下有一小片绿地,张佳乐曾经想在里面种花后来被孙哲平制止了。


张佳乐打开手机,点开那个早期总是留言的账号,果然,没有任何动态,关注列表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张佳乐又放下了手机。


天空中闪着黯淡的星星,在遥远的宇宙深处散发着微弱而寒冷的光,张佳乐抬起头眯起眼睛。


逆光中记忆倒流,仍然具有一击即中的功力。


张佳乐有点想百花了,想回到俱乐部,想回到荣耀,还想回到西部荒野,去找一个肩扛重剑的少年。


在早春的寒夜,顶着萧瑟的晚风,穿越了大半个城市的张佳乐,在门前踌躇不定了一会儿,又在台阶上瑟瑟发抖了一会儿。过了这么久,自己还是这么容易冲动,张佳乐无奈地摇了摇头——荣耀都放下了,冠军也放下了。这个人,怎么还是放不下呢?


走下了台阶,楼下的草坪居然荒芜得有些生机勃勃,张佳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没有花,只有草。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END



评论
热度(25)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