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避雨


初夏的雨说来就来,张佳乐只是出门买电池,还没走到家附近的便利店,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击中了。小跑几步后,张佳乐跳上台阶,躲到了街边店铺的屋檐下。


上衣被淋湿了一点,不过还好,张佳乐甩了甩短发,没怎么沾上水。


等雨停了再走好了。张佳乐心想,夏天的雨嘛,来的快去得也快。

 


站在台阶上,张佳乐无事可做,因为出门匆忙,他连手机都没带。四下张望了一下,张佳乐愣住了。


这里是——网吧?


认清了处境后张佳乐赶紧别过了脸。虽然已经退役好几年了,但这可是在昆明,百花粉丝对于张佳乐的感情可谓炽烈而长久,咬牙切齿的恨比曾经深沉的爱持续得更久,到现在百花甚至霸图俱乐部还能收到极端粉丝寄来的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对于百花粉丝来说,张佳乐是永远不能触碰的伤痛。


张佳乐挪到了台阶的一角,低着头,面对着墙。


因为下雨,网吧门口并没有多少人进出,张佳乐靠着墙,居然能听到网吧里面荣耀的游戏音效和解说的声音。


——在放荣耀比赛吗?


门口的一小片地方很安静,张佳乐渐渐被屋内的声音吸引了过去,依稀能听到“宋英奇”,“高英杰”之类的名字。看来是霸图对微草,张佳乐心想。


自从退役后,张佳乐就全身心地退出了荣耀的圈子,连张新杰什么时候退的役或者去年哪支队伍拿了冠军都不知道。张佳乐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局外人,不闻不问地关起门过日子,和大部分人都断了联系。


张佳乐还是回到了昆明。不知道为什么,回到这座城市就有种天然的亲切感。振臂高呼与被砸水瓶的过往一并既往不咎,张佳乐在城郊一个不算太新的小区住下了。


网吧内还在断断续续地传出解说的声音,“咦,王不留行的技能点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刚才移动的身位格明显变大了,看来是牺牲了一部分速度属性……”


张佳乐靠着墙,专心致志地听着,心里还是忍不住默默算了算,其实王杰希的灭绝星辰可以打上附加属性,不需要牺牲速度……啊,不对,不是王杰希,王杰希退役了……这个王不留行,应该是高英杰……


张佳乐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真是的,记忆还停留在好几年前,老一辈的选手几乎全部退役了,自己在想什么。张佳乐叹了口气。



正胡思乱想着,背后突然传来“啪嗒”的声响,张佳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回头看。


张佳乐今天第二次愣住了。



台阶的另一角站着一个挺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张佳乐,刚才“啪嗒”的声响显然是他刚刚用打火机点烟发出的。


张佳乐迅速地背过了身。



——是孙哲平吗?


——不是孙哲平吧……


——不是孙哲平吗?


——是孙哲平吧……



张佳乐不敢再转头去看。



普通的T恤,简单利落的发型,大大咧咧的站姿,是孙哲平没错了。


但他是用右手点的烟,是右手,张佳乐肯定自己没看错,孙哲平点烟都是用左手的。


不对,孙哲平的左手有伤,所以才用右手的,所以这还是孙哲平没错。


还是不对,前几年孙哲平的左手还能打个人赛呢,这几年好生修养不至于连烟都点不了……


可能是孙哲平左手受伤之后就改变习惯了?


…………



张佳乐对着灰白的水泥墙左思右想,手指不时去抠墙缝上有点脱落的水泥灰,他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孙哲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这是孙哲平。



上次和孙哲平见面还是在几年前的比赛中,霸图对义斩。孙哲平在义斩没打多久就隐退了,据外界推测应该是左手伤情反复。


上上次和孙哲平见面……张佳乐挠了挠脑袋,他想不起来了,大概还是在百花,大概是第五赛季,大概是自己送他去机场的时候。


张佳乐踌躇了起来,孙哲平这个人已经从自己的生活中退出了太久了,真要从第五赛季那时候算起来,差不多也有十年了。他不能确定自己对孙哲平的印象是否还准确,更无法揣测孙哲平现在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自从分别后,两个人说不上形同陌路,但确实毫无交集,张佳乐也不知道再次相逢应该和对方说什么。


雨势有减弱的迹象,朦胧的雨雾在屋檐外弥漫,屋檐下一平米的狭小空间里,两个人成对角线地背对站立着。


张佳乐是真不知道应该和孙哲平说什么。


“手好点了吗?”


“好巧,你也在昆明。”


“还玩荣耀呢?”


张佳乐把头靠在了墙面上,并不怎么平整的水泥面来回摩擦着张佳乐的额头,像一只缠了粗粝纱布的手。


真没什么好说的了,都是老生常谈了,手挺好,是挺巧,偶尔打一盘,还能说什么呢?那些青春的伤痛和记忆早就随风逝去了,张佳乐没有心情追忆。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张佳乐偷偷地把头偏了一个方向,缓缓地转动脑袋,从另一个角度又迅速地瞥了一眼对面的人。


还是背对着他,手里夹的烟停在半空很久的样子,左手插在口袋里,看不出端倪。


裤脚没卷好,张佳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那个人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继续站着,张佳乐赶紧缩回头。



——“你在害怕什么?”


分别之后孙哲平对张佳乐说的话屈指可数,在网游中说的那几句张佳乐尤其印象深刻。张佳乐闭上眼,有点想叹气,又担心被身后的人听到。



你在害怕什么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张佳乐久久静默了,永远是这个人,也永远只有这个人,能够一眼看穿他的弱点,他的羁绊,他的小情绪,他的不成熟。


张佳乐害怕了。


孙哲平不在的日子里,张佳乐什么都怕,怕拿不到冠军,怕繁花血景就此沉寂,怕孙哲平再也不回来。希望一次次落空后,张佳乐已经有些麻木了。


但他还是害怕。不为人知的,小心翼翼的害怕。



一无所有的张佳乐还是害怕。



张佳乐叹了口气。



转过身,雨还在下,那个人已经又走进网吧里了。地上有半明半灭的烟头,张佳乐捡起来,想了一会儿,把火星熄灭了。




END



评论(2)
热度(30)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