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下雨的春天晚上



下雨的春天晚上,张佳乐撑着一把伞,慢慢地从校园的一端走到校园的另一端去。


初春的晚上掺杂着丝丝的凉意,随着细密而断续的雨水渗透开来,张佳乐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外套,举着一把不算大的细条纹深蓝格子伞,心平气和地走在不算平整的地砖上。


这里不得不说的是雨下的并不大,但是张佳乐很用力地握着伞柄,以至于大拇指的指甲边缘都开始泛白。这把伞准确来说并不是张佳乐的,是别人借给他的,准确来说也不是借给他的,而是上个月张佳乐在图书馆的台阶上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雨发愣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塞给他的——准确来说,也不是素不相识,大概有过几面之缘,大概是高一届的学长,大概是学工科的,大概是学生会文体部的。张佳乐不太记事,他只是在进学生会的时候无意中翻到了上一届成员的信息表,然后又在某次文体部的例会上误打误撞听了一次部长发言,仅此而已。当然了,张佳乐没有特意去记一个人的习惯,一切都发生在不经意的巧合之间,张佳乐拥有百分之百的解释权。


学校里行人寥寥,几乎都保持着埋头赶路的姿态。张佳乐在这群人中显得有些突兀,可能是因为他不紧不慢的步伐,也可能是因为他略显僵硬地举着一把伞,还有可能就是他逆行了。关于逆行这件事,张佳乐还是很有发言权的。众所周知,张佳乐是一个很有艺术气息的人,这不光体现在他的小辫子和出类拔萃的文采上,还体现在他的各种生活习惯上。别具一格的造型和遣词造句的能力使得张佳乐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学生会的文体部,而张佳乐与众不同的生活习惯,比如在走路的时候经常会触景生情从而产生灵感,则要求和他走在一条路上的人都和他走在同一个方向,也就是说,不能逆行——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是很会破坏意境的。张佳乐是一个细心周到又设身处地的人,所以他从来不逆行,但这并不能保证其他人不逆行。就在上周,张佳乐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点什么——至于到底是什么,张佳乐其实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了,总之张佳乐的情绪突然柔软地塌陷了,鼻尖染上了微红的颜色,眼角也在这股情绪的推动下溢出了某种不知名的液体。这种情形其实并不算罕见,毕竟张佳乐是一个文艺青年,文艺青年的特质就是多愁善感,但是作为局外人,在和煦温暖的春天下午见到张佳乐悲伤又无处可诉的样子,尽管他并意识不到自己逆行了,但是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给予对方一些安慰。这体现在他手忙脚乱地翻出纸巾,轻轻地拍对方的背,然后把对方领到对面的小卖部给他买了一支最贵的冰淇淋上。


对于这种并不必要的关怀,张佳乐起先是很不知所措的,但是看到冰淇淋,张佳乐还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段经历并不能解释张佳乐为什么改变了多年以来的习惯,偏偏挑着左手边走路,张佳乐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件事情——主要是想到了冰淇淋——所以觉得有些口渴而已,但是张佳乐一摸口袋并没有带零钱,不过就在不远处,左手边的篮球场,似乎有个人在打篮球,张佳乐可以向他借几个硬币买水喝,这就很好地解释了张佳乐为什么会逆行。那个人在下雨的春天晚上打篮球,说明是个很有热情的人,既然是个有热情的人,那么向他借几个硬币应该是会爽快地答应的。并且,一个人打篮球这么久,肯定会口渴,等到他去买水喝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和他一起,并且问,同学,你去买水吗,我也是,那么——可不可以向你借几个硬币呢?张佳乐观望着,那个打球的人个子很高,并且上半身都湿透了,在下雨的春天晚上打球可是很容易着凉的,到时候张佳乐应该自然地把伞举高一点,邀请对方一起分享这把伞,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一起去便利店买水喝,当然了,要礼貌地告诉他自己一定会还钱,并且要自我介绍说,同学你好,我叫张佳乐,我住在XX楼XX房间,如果我忘记还钱——虽然我一定不会忘的,但是,以防万一——你可以到这里来找我。


这样想着,张佳乐又刻意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一向是一个注意形象的人。拉上了外套的拉链,他的手碰到右侧口袋里一个硬邦邦的小盒子,拿出来一看,是一盒柠檬硬糖。张佳乐确实喜欢吃甜食,但是要真让他去买,他是更加倾向于软糖的。至于为什么买了这盒柠檬硬糖,张佳乐也说不清楚,可能是鬼使神差,更有可能是巧合,这个世界上说不清楚的事情太多了,张佳乐可没有功夫深究。只是昨天在便利店排队的时候看到队伍的最前面有个挺高的身影,头发整齐利落,左手还抱着个篮球,不知道为什么还透着股熟悉的感觉。张佳乐往旁边挪了挪,倒不是对那人感兴趣,只不过是习惯而已,张佳乐一直都是个好奇的人,好奇心促使他习惯性地想看对方买了什么东西——绝不是刻意关注。怀着单纯的好奇心,张佳乐看到那个人手里什么也没拿,张佳乐突然警惕了起来——收银台附近的货架上陈列着的那一排排东西,张佳乐平时是连直视都不愿意的,走到收银台附近都要刻意地把头扭过去。但是那个人却自然而然地弯下腰在最底层拿了一盒东西,利落地结了账,继而大步流星地走出了便利店的门。张佳乐盯着他的背影愣了神,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失落,他实在是太讶异了,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排到了队伍的最前端。可是由于先前的好奇心犯下的错误,他忘记了买自己本来想买的东西,或者说,其实在玻璃窗外张佳乐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好奇心就已经驱使张佳乐迈出了步伐踏进了门——张佳乐原本就什么也不想买,现在更不想买了,但是面对收银员小姐礼貌的微笑以及听到后面同学略显不耐烦的脚尖摩擦地板的声音,张佳乐还是硬着头皮看向了收银台附近的货架,目光扫过前面几排,张佳乐马上就红了脸,他赶紧伸出手学着那个人的样子在最底层捞了一个小盒子上来,迅速结了账便冲出了门。


事情的结果自然是相当出乎意料的,因为当张佳乐把小盒子揣在兜里一股脑冲出去十几米,确定四下无人想低头看看的时候,他目瞪口呆地发现这只不过是一盒柠檬硬糖而已。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他缓缓拆掉了塑料外壳,打开小盒子倒了倒,一颗浅黄色的晶莹剔透的柠檬糖就躺在了手心里。张佳乐含着糖走了一路,从心底觉得这糖真是很甜,自己怎么从没发现呢。张佳乐是个乐于分享的人,摸到这盒糖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定主意等会儿也要请那个打篮球的同学吃一颗柠檬糖,对他说,虽然我以前也觉得软糖更好吃,但是呢,由于种种巧合,我发现了这款柠檬硬糖绝对不逊于——事实上是比我前半辈子吃过的任何糖果都要好吃很多倍,所以呢,你要不要也试一试?


有了这样的想法,张佳乐更加有底气,他确信对方会在打完篮球后和他共撑一把伞,然后和他一起分享柠檬硬糖,接着一起去便利店买水喝,然后也许还会一起走回寝室,或者他还可以送他去他要去的地方——毕竟对方都给自己买水了,送他一小段路也是理所应当的。张佳乐心情愉悦地加快了步伐,他继续心安理得地逆行着,很快就来到了球场边上。球场上只有一个人,路边清冷的路灯照得他更加形单影只,看到了张佳乐,那个人稍微愣了一下。张佳乐举着一把细条纹深蓝格子伞,刚刚站定,就看到模糊的雨雾中走过来一个人,怀里抱着一个篮球。张佳乐一边酝酿着应该怎么开口,右手一边握紧了伞柄,但是对方没有给他任何说话或者递出柠檬硬糖的机会,而是直接用湿漉漉的左手握住了张佳乐攥住伞柄的右手。张佳乐想要组织一下语言,但是周身已经被带着潮气的空气裹住,有几滴水珠从对方的发尖滴落到他的头顶上,因为打球还未平复的喘息声中夹杂了一点笑意——



“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END



评论(1)
热度(12)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