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寻人启事




孙哲平很早就醒了,下意识地伸手想搂住什么,却发现床的另一边是空的。


孙哲平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厨房里,没有——他总是睡懒觉,根本不会早起做饭。


卫生间,没有——昨晚特地嘱咐他要少喝水,不应该醒这么早。


客厅,没有——这么早也没有好看的电视节目。


阳台,没有——指望他浇花?还是算了吧。



但是他到底哪儿去了呢。



孙哲平里里外外把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找了一遍,连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打电话吗?孙哲平看着床头柜上他落下的手机,无奈地摇了摇头。


出去找吗?可是外面这么大,谁知道他会跑到哪里去。


问问他以前的队友?张新杰?林敬言?韩文清?



这么早,打电话也不太合适,孙哲平挨个发了短信。



张新杰:我也不知道。孙哲平前辈,我建议你继续睡觉,说不定就能见到他了。


林敬言:老孙啊,实在不行,晚上到我这来,咱喝两杯?


韩文清:老孙,怎么连你也开始胡闹了?



…………



孙哲平关掉了手机,霸图这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不正经。说什么呢这是。特别是张新杰,平时看着挺严谨的人,遇到事情这么不靠谱。



抬头看了看钟,已经快中午了,他还没回来。孙哲平有点发呆。



麦当劳?上次他说想吃麦旋风,被自己制止了。


湖心公园?之前他带着自己去划船,差点翻到水里,他一直吵嚷着说要再来一次。


网吧?不可能,这是在K市,他可不敢去网吧。



孙哲平绕了一大圈,无功而返。



路上有推着手推车卖糯米糍的小贩,热气腾腾的,围了一群小孩子。孙哲平记得他很喜欢吃,总是挤在一群孩子中间,手里攥着亮晶晶的硬币,买到了就转过头高兴地笑。



“孙哲平你要不要吃一个?”


“不要,太甜了。”


“吃一个呗。”


“不要……”孙哲平嫌弃地转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把手擦我衣服上了。”


他若无其事地眨了眨眼睛,“没事儿,反正刚刚开汽水的时候已经擦过了。”



孙哲平买了剩下所有的糯米糍,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回到了家。



夕阳西下,孙哲平站在阳台上抽烟。楼下的草地被笼罩上一层金色,有孩子在上面跑来跑去,看上去,暖洋洋的。孙哲平看了一会儿,把烟熄灭了。



连成片的晚霞很快消失了,光影掠过孙哲平的发梢,天色越来越暗,孙哲平还是倚在栏杆上,一动不动,也看不清表情。



客厅的桌上放着他喜欢吃的糯米糍,厨房的冰箱里存着他经常要喝的苏打水,阳台上的花是有一次他无意中说很好看孙哲平就跑去买下来的,客厅里的电视永远停在某个他说会放经典动画片的频道,卧室的衣柜里还整齐地叠放着他在百花的队服,至于这套公寓,也是和他一起来看过,他兴致勃勃地说要买下来的。



孙哲平已经很久不抽烟了,以前他总是会义正严辞地教育他抽烟有害健康,孙哲平总是大大咧咧地一挥手,说,怕什么。


离开了他以后,没有他的絮絮叨叨叽叽喳喳,还真的抽不下去了。



孙哲平回到了卧室,他觉得很累,跑了一天,没有吃饭。是他搞错了,他以为张佳乐还和他在一起。他知道张佳乐不会回来了。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在自己这里,孙哲平舍不得丢掉,也丢不掉。孙哲平躺倒在床上,他很快睡着了。张新杰一向都很靠谱,睡着了,说不定就能见到他了。




END



评论(11)
热度(77)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