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对了


1.


孙哲平总是嫌弃张佳乐没正形,张佳乐总是嘲笑孙哲平假正经。


孙哲平不允许张佳乐吃太多零食,张佳乐盯着孙哲平让他少抽点烟。


孙哲平说,张佳乐,你怎么总是丢三落四的?


张佳乐说,你管我。


……


张佳乐说,对了,我的水杯哪儿去了?


……


“这里。”孙哲平无奈地递过自己的玻璃杯。


“这不是我的。”张佳乐不满地盯着孙哲平。


孙哲平叹了口气,“前两天被你打碎了,忘了?先用我的吧……”


张佳乐讪讪地接过杯子。



孙哲平实在搞不懂,在没有自己的前十几年,张佳乐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2.


虽然是百花队副,张佳乐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风头远远盖过孙哲平。粉丝们十分偏爱他天马行空的打法和欢脱可爱的性格,张佳乐也不断收到各路粉丝送来的各种五花八门的礼物。


“微草队徽?蓝雨周边笔记本?”孙哲平随手翻了翻那一堆花花绿绿的礼物,笑了起来,“可以啊你张佳乐,这么多人盼着你转会?”


“那当然,我可是人气偶像。”张佳乐坐在地上拆包裹,头也不抬。


孙哲平弯了弯嘴角。


过了一会儿,人气偶像突然站了起来,在一地包装纸中环顾四周,“对了,我把小刀放哪儿了?这个剪刀不好用。”


“阳台上,昨天你在那儿裁了纸飞机。”孙哲平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杂志,随口应答。


张佳乐轻快地跳过了满客厅的包裹,准备去阳台。


“穿鞋——”


“哦……”



一会儿张佳乐趿拉着拖鞋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小刀。


孙哲平抬头看他,皱了皱眉,“坐沙发上来拆,坐地上容易着凉。”


张佳乐轻快地摇头,“不用,只剩一点了。”


“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不用!很快就拆完了!”张佳乐飞奔到他那一堆包裹中间,立马进入了无比认真的拆包裹状态。


孙哲平也懒得管他,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无非是粉丝寄过来的零食,为了不让孙哲平发现,张佳乐总是自己拆包裹然后再藏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平时孙哲平管的严,这点口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3.


“手机带了吗?钥匙?账号卡?”


“带了带了带了,老孙你烦不烦,成天唠唠叨叨的。”张佳乐豪迈地挥手,“我是那种丢三落四的人吗?”


孙哲平没说话。


过了五秒钟张佳乐突然从座椅上弹起来,“对了,我充电器呢?我是不是忘带了!”


“用我的吧,反正是同款……”


“哦……”


孙哲平侧过头看他,张佳乐重新坐回了座椅,脸上有点红,手有点不知道往哪放,游移了半天,最后伸到头顶摸了摸脑袋。


孙哲平摇摇头收回了目光,没忍心直接拆穿张佳乐——总是这样手足无措,还挺可爱。



那是最好的年代,孙哲平居然会被认为婆婆妈妈,张佳乐居然总被当作没心没肺。但是两个人自成一体地过了下去,也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喜欢真是无师自通的事情。很久以后张佳乐才想起来,自己居然有过这么一段稀里糊涂的时光,模模糊糊,拉拉扯扯,却又总是忍不住去怀念。



4.


其实张佳乐干净利落,做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


——在一次霸图内部的聚餐上,林敬言忍不住夸赞了张佳乐。


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哎,老林,你干嘛呢。”


张新杰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一本正经地分析,“这一点其实从张佳乐前辈的打法上就能看出来,看似百花缭乱,但是内部其实有严谨的条理和章法,没有缜密的思维是打不出那样的光影效果的。据我推断,张佳乐前辈的打法其实是和他的性格一脉相承的……”


张佳乐悄悄问林敬言,“他说什么呢,怎么从打法扯到性格上来了?和王杰希似的,神神叨叨……”


“我觉得有点儿道理。”林敬言跟着点头。


韩文清下定论——买对了人。


张佳乐哭笑不得。



“对了,老韩,昨天经理和我说明天有训练营的选拔赛,让我和你一起去看?”张佳乐想转移个话题。


韩文清点头,“好。”


林敬言来了兴趣,“带我一起?好久不去训练营了。”


“你明天不是要去医院例行检查吗?”张佳乐贴心地提醒。


“对,对哦。”林敬言有点遗憾,他最近去做了个小型的眼部矫正,每周都要去复查一次,“谢谢你啊乐乐。”


“小事儿。”张佳乐摆手。



成长也是无师自通的事情。



5.


“那,那什么,家里好像真的没什么东西了……”张佳乐两手空空地从厨房里跑出来,“我给你泡杯茶,你等等啊,我找找应该还有茶叶……”


“不用了。”孙哲平坐在沙发上,看着张佳乐翻来倒去,“白开水就行。”


“行行。”张佳乐又进了厨房倒水。


剪了短发,家里没有零食,到处井井有条,孙哲平还真有点不习惯。离开了他,张佳乐的生活出乎意料得一丝不苟和积极健康。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背影出神。



“来了来了,真不好意思,只能喝水了,一会儿请你出去吃饭?”张佳乐把一个玻璃杯搁在茶几上。


“这么大雨,还要出去?”孙哲平看了看窗外,就是因为自己没带伞偶遇了张佳乐才被带了回来的,这个人其实还是有点冒冒失失。


“啊……那就,点外卖?”张佳乐说着就要掏手机。


“你也体谅一下外卖小哥吧。”孙哲平笑了,“过会儿,等雨小了我就走了,不用费心。”


张佳乐沉默了下来。



其实孙哲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片街区,可能是夏休期义斩也没什么事情,更有可能是张佳乐曾经被拍到过在这附近的面馆里点了一碗葱油小面。孙哲平其实也糊里糊涂的,他总是大大咧咧,又懒得管事儿,他一直都是个这样的人。



窗外的雨并没有减小的趋势,客厅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其间横亘着微妙的氛围,湿漉漉的,又静悄悄的。



“对了。”张佳乐突然说。


孙哲平扭头看他。


张佳乐站起了身,走到孙哲平坐的沙发这一侧,把手伸进沙发缝里,摸了半天,摸出两块糖纸都被揉得皱巴巴的水果糖。


“喏,给你。”张佳乐大方地递了一块给孙哲平。


孙哲平接过来,他有些无语,这糖是多少年前的?不会过期了吧?


张佳乐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让他放心,“吃吧,我上周刚藏起来的。”


孙哲平更无语了,“这是你家,你藏起来做什么?”


张佳乐的脸红了起来,手足无措的样子,他想下意识地摸脑袋,然后半道又改成了去摸鼻子,忸怩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开了口,“你,你以前总是管着我……我就偷偷藏零食……习,习惯了嘛……”


孙哲平笑了,手足无措的张佳乐,一直都很可爱。



END





评论(6)
热度(88)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