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双花】狂风过境

这一篇,其实是【双花】雨天下雨时的counterpart(找了半天找出这么个词,一个短篇就不好意思叫自己番外了……)


纯属虚构。

----------



1



北京的天气没由来的燥热,阴沉沉的天空压在头顶,制造出几近窒息的闷热。窗外行人寥寥,道路两旁的树木都耷拉着叶片,没有蝉鸣,只有一眼望不到头的浅灰色空气,在夏日的午间沉闷而缓慢地流转。


“快要下雨了吗?”作家刚吃完了饭,打开了窗户,又皱着眉头缩回了脖子,“真是闷热啊。”


作家又坐回了书桌前,打开电脑,今天其实没有很多事情要做。昨天刚交了稿,是他的一个新想法,他觉得很有潜力。自从几年前《全职高手》系列完结以后,作家的人气不断攀升,短短几年内又推出了衍生的动漫和周边,甚至有时候走在街上还能看到商场的背景板上有着夸张的大幅人物画像。作家很愉悦,但他还有更多的追求,他想继续产出其他的作品,而不是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停留在《全职高手》这个荣耀的高峰上。


今天太过闷热,不宜写作。


作家悻悻然删除了自己刚打上去的几行字,写起来不够顺手,他觉得有点不满意。


打开冰箱,里面还剩几瓶牛奶和零星的几个罐头,作家随意翻拣了几样,没胃口,天气压得人喘不过气。作家关上了冰箱门。


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打开了手机,前阵子小说的动漫特别篇开播,反响很好,作家随意回复了几条微博,很快就涌来了潮水一样的点赞和转发。


“XX觉得特别篇怎么样?”


“XX最喜欢哪个剧情啊?”


“XX还写吗!好想看新的番外呀!”


……


作家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他觉得有些烦躁,后背已经有些浸湿,怎么会这么热呢。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出门买点东西。



路上几乎没有人,偶尔有一两个小孩子,不知疲倦地蹦蹦跳跳,嬉闹着笑作一团,险些撞到作家的身上。作家避开了孩子,慢吞吞地走在路上,四周很安静,小孩子打闹的声音也渐渐远去,在背后听起来有些失真,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


小孩子啊。作家叹了口气。今天心里很烦闷,或许是天气的原因,作家有些郁郁寡欢,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小区门口就有便利店,他驾轻就熟地走到墙角,想从冰柜的最里面拿一罐啤酒。冰柜的玻璃门前站着一个人,似乎在踌躇犹豫着什么,作家有点不耐烦,脚尖开始无节奏地敲打地面。突然那个人转过了身,看到作家的时候似乎愣了愣。


大概是粉丝吧,作家心里想。对待粉丝他一向是很热情的,但是今天实在心情不好,是要签名吗?还是合照?快一点,我想买东西呢……


但是对方并没有挪开目光的意思,从上到下认真地打量着作家。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点没礼貌呢……不过,怎么竟然觉得有些熟悉呢……”作家心里不由泛起了嘀咕,但还是表现出温和的样子,微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


年轻人似乎有些吃惊,他迟疑地看进作家的眼睛里去,半天才开了口,“您认识我?”


作家也有点愣神,眼前这个人确实有点眼熟,但是自己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是孙哲平。”年轻人伸出了手。



2



隔了很久作家也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那个自称孙哲平的年轻人已经帮他拿好了两罐啤酒并且付了款,招呼他到便利店的玻璃窗前面坐。


“给您。”年轻人打开了一罐啤酒,推到作家的面前。


窗外的天色更加阴沉,黑云压境,整个街边都暗了下来,路面上的灰尘被大片地扬起,时不时有汽车在模糊的视野中疾驰而过。


“台风快要来了。”年轻人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有些自说自话地点了点头。


“台风?”作家觉得喉头有些干涩,拿起啤酒喝了一口,“北京怎么会有台风?”


“北京也是会有台风的。”年轻人转过头来看着作家,“我是本地人。”


对哦,孙哲平是本地人。


不对,这不可能啊。作家猛然又醒悟了过来,真不知道是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要在这里捣鬼,这大概是某个cosplay团体的成果,想来恶趣味地找自己判别也说不定。


作家又喝了一口啤酒,他觉得心里的烦闷似乎减少了一些,冰凉的液体下肚,浑身都舒畅了起来。


“不喝一点吗?”作家把另一罐啤酒往年轻人面前推了推,既然是粉丝,就应该好好对待,作家一向是很善良的。


年轻人摇了摇头,“我不喝酒。”


“啤酒也不行?”


“我是职业选手,一向都不喝酒的。”年轻人还是摇头。


好吧,这……入戏可真有点深。该不会是太过沉迷自己的小说,以至于得了臆想症吧?作家上下打量了年轻人几眼。挺好的小伙子,不至于呀。


年轻人好像看穿了作家的心思,不过也只是笑了笑,“您一定觉得奇怪,我是您书中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看来您以前并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小说中的人物从书里跑出来?遇到才叫怪事吧。作家默默喝了一口啤酒,没有说话。


“看来的确是这样……”年轻人的脸上迅速闪过了失望的神色,“今天来找您,真是失礼了,我在快递中转站找到了您的地址,还请您不要介意。”


作家打开了另一罐啤酒。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罐啤酒喝完,燥热的感觉确实没有了,但是脚底却渐渐生出一丝凉意,从小腿一直蔓延到头顶,他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既然没有人来找过您,其实我也应该告辞了。只是……”年轻人顿了顿,“您真的不打算写《全职高手》的续集了吗?”


作家摇头。


“番外也没有了吗?”年轻人的眼睛紧紧盯着作家的嘴唇。


“没有了……”尽管刚喝了啤酒,作家还是觉得口渴,“不打算写了。《全职高手》的所有系列都已经写完了,我不打算写了。”他一口气说完,又抓起啤酒罐喝了一大口。


“这样。”年轻人点点头,作家以为他要走了,连忙站起了身。


“您打算走了吗?”年轻人奇怪地问道。


“没,没有……”似乎被某种冥冥之中的力量拉扯着,作家重新坐了下来,“我只是……只是……我是说,你打算走了吗?”


“没有。”年轻人简短地回答,继而又保持着看向窗外的姿势,“您还记得我。”过了一会儿他又开了口。


“当,当然。”作家有些干巴巴地说,“你是我写的人物嘛,当然是记得的。”他莫名觉得有些慌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是从自己的书里跑出来的吗?


“谢谢您。”年轻人没有在意作家的语调,“那……您还记得张佳乐吗?”他有些犹豫,但还是问出了口。


“当然记得。”作家这次点头很快,“当时为了创作这个人物,我想了很久呢。”


年轻人紧紧盯着作家。


“当时我就在想,荣耀是一个残酷的游戏嘛,写了那么多冠军,那么多光辉的时刻,也想要写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作家似乎很有兴趣,很快打开了话匣子,“你想啊,为了一个冠军,曾经经历过双核时代的高光,后来因为搭档意外退役总是离冠军差之毫厘,最后沉寂了下去,又继续燃起信心,顶着巨大的压力复出……说起来,我还真的很喜欢张佳乐这个角色呢。”


“那……为什么,您还是,还是……不让他……”年轻人几乎是艰难地问了一句话。


作家笑了,年轻人就是太在乎这些输赢,“他只是一个副线人物,当然是要让主角拿冠军了嘛。叶修,你知道的,你们应该见过面?”


“但是……”年轻人紧紧咬着嘴唇,眼眶甚至已经有些泛红,隔了半晌,最后还是轻声说了一句,“叶修,我知道的,他是主角……”


“说起来,你是怎么从书里跑出来的呢?按理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呀。”谈了自己的作品,作家又放松了下来,“你真的是孙哲平吗?真是从书里跑出来的话,你一个人,会很危险的吧。”


“其实我是想来找一个人。”年轻人恢复了之前的神态,只是平淡地回应了一句。


“张佳乐?”


“嗯。”


唔,可以理解的嘛。毕竟两个人从十几岁开始就是最好的搭档了,孙哲平与荣耀之间最深的羁绊一直都是和张佳乐在一起的。


“可是他也是书里的人物,你要找他,也应该到书里去找呀?”作家还是不解。


“找不到。”年轻人转过头看着作家,“到处都找过了,找不到。而且你一直没有往下写,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到底在哪里……”


“所以你就跑出来了?”


年轻人没有回答。作家一时觉得有些愧疚,但是他很早以前就已经决定不再写《全职高手》的任何续集或者番外,他不想一辈子都躺在这本书上。


“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吃饭,你早点回到书里去。这里人不生地不熟,可能会有危险。”作家提议,他已经有几分相信对面的年轻人真的是书中跑出来的人物了。


“不。”年轻人摇头,又沉默了一会儿,“我想去昆明。”



3



台风压境,飞机已经全部停飞,作家和孙哲平——是书中的孙哲平没错——搭上了高铁,在阴沉呜咽的天气驶离了北京。


“谢谢您帮我办的证件。”孙哲平诚恳地说。


“没关系。”作家摆手,“你哪儿来那么多钱?不是什么不正常渠道弄来的吧?”


“我不知道。”孙哲平摇头,我摸进口袋里就只有钱。


是哦,这是自己的设定。作家想了起来。这个人物是比张佳乐还边缘的配角,他不是总能记住当时自己写作的细节。


天气很不好,高铁上只有零落的几人,没有人说话,只是窗外的天空似乎在一点点变亮。列车在飞速地向南方行驶。


“要十个小时。”作家看了看表,他突然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一时冲动就答应了孙哲平,“还要很久,你先坐下吧。”


“张佳乐在北京比赛回去,也会坐这班车吗?”孙哲平突然发问了。


“额……”作家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大概不是吧,战队客场比赛都是坐飞机的。”


“哦。”孙哲平点点头,又向窗外望了几眼,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说起来,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张佳乐呢?”作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张佳乐去了霸图,你也加入了义斩,大家都有了新的生活,为什么还要抓住过去不放呢?”


孙哲平看了作家一眼。


“而且,‘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这句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哟。已经过了这么久,早就应该放下了,冠军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张佳乐也不是你唯一的队友,对不对?”作家有些自说自话起来,“过去的事情确实很可惜,但是,生活就是这样的,大家都没有办法。”


孙哲平的身体有明显的僵硬。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孙哲平已经有些忘记了,他还对张佳乐说过这样的话。其实他一直想告诉张佳乐,没有必要的,一个人背负两个人的责任,真的没有必要的。但是每次看到张佳乐咬紧牙关拼命带领百花前进的时候,看到张佳乐在领奖台下黯然失色的表情的时候,看到张佳乐转会后被漫天的责骂淹没的时候,看到他的眼神,他就说不出那句话。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为他鼓励。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就顽强地走下去吧。孙哲平从来不会多言。只是黑夜里,总有感同身受的痛苦和各处蔓延的心疼在不断地裹挟着他。他试着去找过张佳乐,但总是无功而返。每次见面,都隔着宽大的赛场,隔着汹涌的人潮,隔着荒废了好几年的时光,孙哲平觉得对方似乎变得有些陌生,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相信,张佳乐还是原来的那个张佳乐。


作家靠在旁边的座位上睡着了。孙哲平将头轻轻靠在座椅靠背上,还有大半天的时间,要晚上才能到,他终于也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4



南国的气候温润清爽,晚风带来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花香,晴朗的夜空笼罩着安静的夜晚,孙哲平抬起手,有凉丝丝的空气流水般熨帖地从指缝间穿过。


“好漂亮的地方。”作家睡了一个下午,疲倦一扫而光,“还没有来过昆明呢,果然很适合百花这个名字呢。”


百花。


孙哲平转过了头,“为什么要叫百花?”


“百花不好吗?”作家奇怪地问,“我想昆明有很多鲜花,所以就起了百花的名字。诶对了,你知道百花蜂蜜吗?我的灵感一开始就是从那里来的呢。”


“我还以为……”孙哲平顿了顿,“是因为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


“哦你说这个呀,其实是先定了百花的名字再定你们俩的角色名的。”作家有些哭笑不得。年轻人,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也要较劲,真是没有办法。


已经很晚了,两人还没有吃完饭,车站旁边有卖各类特产的商铺,作家打算拉着孙哲平吃个晚饭。


“我不想吃。”孙哲平说。


“为什么?”就算是书中的人物,跑到现实的世界中,也是要吃饭的吧?


“我就是不想吃。”


“可是我想吃鲜花饼诶,这是云南的特产,张佳乐喜欢吃的。”作家故意指了指不远处卖鲜花饼的店铺。


孙哲平的眼睛动了动,丢下作家一个人走了过去。


哎,毛头小伙总归是毛头小伙。作家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跟了过去。


“你做什么?”作家看到孙哲平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吓了一跳,赶紧制止了他,“这能买多少盒了?你吃的完吗?”


孙哲平停下来想了想,“张佳乐喜欢什么口味的?”


“额,这个……”作家开始挠头,孙哲平皱起眉头看着他,“玫瑰花味的!张佳乐最喜欢玫瑰花味的了,里面有很香的玫瑰花酱,是最好吃的口味。”


“那要一盒玫瑰花味的。”孙哲平冲导购小姐点头。


“买一盒送一个哦。”导购小姐微笑着递过一个手提袋,里面放了一盒玫瑰味的鲜花饼和一个单独的圆形包装袋。


“要尝一个吗?”作家问孙哲平。


“不要。”孙哲平摇头,“他吃一盒肯定不够。”


“好吧。”作家叹了口气,他似乎有些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这个孩子,真是有点实心眼啊,在社会上肯定要吃亏的。


“陪我吃碗面吧。”作家没有再多说什么,孙哲平也乖顺地跟了上去。


“明天打算干什么?”作家掰了竹筷,开始捞面,“这里可是昆明哟,你在这里呆了五年?六年?”


“四年零两个月。”孙哲平说。


“四年多啊……那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了啊。”作家有些感慨,“是度过青春年华的地方呢。”


“是。”孙哲平居然罕见地笑了笑。


两个人在车站附近的一家民宿住了下来,孙哲平坚持要自己付钱,作家也只得答应了。临睡前,孙哲平来敲作家的房门,“明天我想去俱乐部看看。”


“俱乐部?”作家愣住了,“你是说百花?”


孙哲平没有说话,目光聚焦在作家脸上。


“那都是我虚构的呀……”作家哭笑不得,“你在北京,也没有见过微草或者义斩对不对?”


“那……有原型吗?”孙哲平深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来过昆明,所以……”作家抬头看了看孙哲平的表情,“但我觉得应该就是市中心的体育馆吧。嗯,对,市中心的体育馆,就是百花俱乐部的主场原型。”


“好。”孙哲平点点头,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5



昆明的天气很好,虽然是夏天,但还是凉爽又舒适,作家愉快地伸了个懒腰,给自己放个假也没什么不好的嘛。


“是这里吗?”孙哲平在体育馆对面的街道站住了。


“是吧。”作家有些不确定,街对面站了很多人,不乏装扮怪异者,人头攒动,很热闹的光景。


“不好。”作家说。


“怎么了?”孙哲平疑惑地偏过头。


“是漫展,快点跑!”作家已经有些着急了,“你千万不能被看到!”


“为什么?”孙哲平还是不明所以。


“因为你是动漫中的人物!他们会缠着你不放的!”作家想起自己上一次参加漫展的情形,心有余悸地拉过孙哲平,“我已经看到喻文州的立牌了,咱们赶紧走,被发现就不好了,啊?”


“喻文州?”孙哲平皱了皱眉,“我知道他。他也在吗?”


“他不在……”作家已经有些绝望了,“只是立牌而已,就是做出来的东西,不是真人,和你不一样,懂了吗?”


眼看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作家也顾不上孙哲平的回答,独自一人跳到了背后的草丛中。


“您之前说,这里是百花主场的原型对吗?”孙哲平突然问了一句。


“是……”作家硬着头皮回答,草丛里可真难受,各种芒尖刺得他后背发痒,“不过你也别管那么多了,张佳乐是不会在那里的。”


“您怎么知道。”孙哲平已经向体育馆走了过去。



作家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孙哲平。


“你怎么回来了?”作家好不容易避开人群回了民宿,正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喝茶。


“没有。”孙哲平的语气很平淡,也看不出有异样的表情。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嘛,怎么会有书中的人跑到外面来的呢?你这种情况是很罕见的……”作家还在自顾自地说话,“不过你居然能回来,我还以为那群女孩子会把你撕了。”


“为什么会撕了?”孙哲平困惑地抬头。一路上倒是经常有女孩子来找他合影,他照例问她们张佳乐在哪里,她们就会说,好可惜哦,今天张佳乐没有来诶。


“诶哟,你是没见过那阵仗……”作家摆摆手,“不提也罢,赶紧收拾下,一会儿出去吃饭。”


“我是回来拿东西的。”孙哲平摇头,“晚上张佳乐会来。”


“什么?”作家吓了一跳,“大概是cosplay吧,和你不一样的,不是真的张佳乐。”


“在河边,他们会放花灯。”孙哲平认真地说,“她们告诉我,晚上张佳乐会来的。”


作家不知道说什么好,停顿了一会儿才问道,“那你又回来拿什么东西呢?”


“鲜花饼。”



6



作家一个人回了北京。


他在民宿等了孙哲平两天,对方都没有回来。难道真的找到张佳乐了吗?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呢?还有两天就要交下一期的稿子了,作家不打算再等下去,他决定订票回北京。


“受到台风的影响,部分航班还没有恢复运行呢,我们建议您乘坐高铁出行哦……”作家沮丧地挂了电话。


真的有台风吗,这么一说,刚刚才过境?


作家摇摇头,重新订了高铁票,下午的班次,和来的时候差不多时间。


“您的房费已经结过了。”前台的小姑娘笑笑地看着作家,“说起来还是两天前结的帐呢,那位先生是您的朋友吧?”


“啊,是,是我的朋友。”作家稀里糊涂地重复了一句。


“那祝您旅途愉快!”小姑娘甜甜地笑了。


回到北京,作家打车回到了小区门口。经过便利店的时候,他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一眼。


没有人,已经是深夜了,不会有人了。


作家回到了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走的时候忘记关窗户,整个书房都混乱不堪——书桌上有积水,地板坑坑洼洼,电脑歪向一旁,之前放在窗台上的蝴蝶兰被吹落下来,跌在地上成了四分五裂的碎片。


作家走向书柜,有玻璃柜门,里面的书总算是完好无损。他轻轻抽出一卷书,翻到中间的某页,却惊讶地发现那一页居然已经被撕了下来。那是一切故事的开端,可是狂风过境,只剩下一地狼藉。



END




评论(5)
热度(28)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