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负

彼希客星隐,晚风拂秋凉。

【王杰希中心】夏天以后

1



喻文州没有想到会在微草比赛的观众席上看到王杰希,彼时场地中心的全息投影斑斓炫目,观众们目不转睛,木恩与对面的一枪穿云正杀得难解难分。


王杰希站在最后一排右侧通道的阴影处,看不清表情。


“王队?”喻文州试探性地轻轻叫了一声。


“喻队。”对方点点头,目光还是投向场地中心,木恩的熔岩烧瓶无法有效地限制住一枪穿云的发挥,对方使用飞枪很快跳出了攻击范围,而木恩却在半低空暴露在了一枪穿云的射程范围内。


“不好。”喻文州暗想。


然而木恩很快使出了一个扫把旋风,迅速从一枪穿云的视野里隐没了下去,周泽楷转动着视角,两个人陷入了僵持。


喻文州抬眼看王杰希。这里是微草主场,如果刚才周泽楷对高英杰成功使用了押枪,他不知道这位微草队长是不是会被诟病心血来潮做实验导致微草颜面尽失。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杰希这赛季以来就一直有意无意地把高英杰放在团战的核心地位,甚至连擂台赛压轴这样雷打不动的位置也让高英杰出场过好几次。高英杰确实天赋异禀,而且性格沉稳,心性坚韧,是王杰希一手调教出来的微草未来核心。



王杰希面无表情。


喻文州转回头,发现木恩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轮回的团队后方,和早已埋伏在那里的飞刀剑汇合。


解说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微草这是想通过两个强大的输出来打击对方相对松散的阵型,以拼出一波相对较大的血量损失吗?”


但周泽楷毕竟不是等闲之辈,这场安静持续了太久,他很早就注意到了不对劲。


轮回内部的频道中出现了周泽楷的指示:孙翔上来。


“一叶之秋?”解说嘀咕着,“周泽楷看来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团队后方的埋伏,这样木恩和飞刀剑不是更加容易得手了吗?”


没有那么简单。喻文州在心里轻轻摇头。


果然在一叶之秋离开团队后,并没有急着找一枪穿云会合,而是就近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埋伏了起来。


“看来轮回内部早就发现了微草的埋伏。”解说读着轮回内部频道无浪的消息,“BOX-2——呀,微草以为自己在打二对三,但是轮回是打算五对二,一举先把这两个主力输出解决,微草现在有点危险了,不知道作为本场比赛核心的高英杰有没有发现呢……”


高英杰有一些迟疑,他似乎也发现了对方的不对劲,但是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啊,看来微草并没有发现,而且被轮回反加利用,这下有点措手不及了,不知道微草的后方是怎么打算的……”解说看着缭乱的击杀场面快速地分析,“今天微草的队长王杰希不知何故没有出场,这赛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在如此重要的关键战对阵轮回,王杰希居然也放心地把一整支团队就这样交给了高英杰吗?从这个赛季高英杰的表现来看……”


有所进步,团队意识和组织调度的本领都有明显增长,只是……还不够。喻文州在心中回想微草这赛季高英杰的出场表现,第三次将目光投向了王杰希。


飞刀剑倒下了,木恩带着20%不到的血量终于和团队会合。



王杰希转过头,“喻队还没吃晚饭吧?不嫌弃的话微草食堂还有夜宵。”


“不看了?”喻文州示意进入到最后关头的比赛。


“不看了。”王杰希居然笑了笑,“走吧。”



2



“魔术师功不成身不退,微草平稳过渡困难重重……吓,这么夸张的吗?”黄少天又拣起了另一份报纸,“队长用心良苦,队员难企期望……”


“喂喂喂,队长,你这次去联盟总部汇报工作不是和王杰希遇见了吗?他说什么啊?这家伙真想退役了?”黄少天随手扔了报纸,“这些记者,起的标题让我以为微草要进不了季后赛了呢。”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前五是没有问题的。”喻文州拾起了地上的报纸,随手翻了几页,“确实写的过分了点。”


还剩四轮,微草目前排名第三,和第六名的分差拉到了将近二十分。


“靠!太嚣张了吧!仗着自己能进季后赛,这练新人练得也太明目张胆了。”黄少天叼着个什么东西,说话说得含糊不清,“还好之前没被我碰上,肯定是王杰希觉得在蓝雨身上练不出什么信心来,队长你说是吧?”


“不是练新人。”喻文州微微地摇头,“这赛季高英杰的成长完全超出预期。”


“超出预期?”黄少天咽下嘴里的东西,“上一场对轮回,只拿了两分,这也能叫超出预期?我们小卢肯定比那个什么高英杰厉害多了,上一场守擂可是小卢最后拿下的。我看等王杰希真的退役了,微草估计就要陷入黑暗了,哎,可惜可惜……”


喻文州没有理会黄少天不负责任的主观推断,而是翻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


本赛季高英杰在团队战中作为核心一共出场过六次,这六次中有两次是和王杰希打轮换,另外四次王杰希根本就没上场。一开始很明显可以看出高英杰根本不会指挥,经常是自己一个人骑着扫把飞出去老远才想起来团队中剩下的几个人都在等着他的指示。但是到上一次对阵轮回这种顶级战队的时候,高英杰不仅能和周泽楷打得胜负难分,自己也会制定战术了,虽然最终还是被对方队内的前辈看穿,但是显然在团队合作和战术布置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喻文州叹了口气。作为队长,王杰希实在是心思缜密,前几次让高英杰独自出场的时候,都是特意挑了中下游的战队;等高英杰的水平更进一步,微草的季后赛席位也稳定了,王杰希干脆就放手让高英杰带着微草直接对阵轮回。这一切都在告诉高英杰,告诉整个团队:你们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所以不要有压力,放开打就好了。


这一切,自然是王杰希早在这赛季开始前,甚至更早,就已经策划好的。



“队长,话又说回来……”黄少天之前说那一番话显然只是习惯性地挤兑老对手,他从来都没有轻视过微草,更不会轻视王杰希,“王杰希……真的打算退役了?”


“可能吧。”喻文州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黄少天坐回了自己的座位,难得地沉默了下来。


王杰希是第三赛季出道的选手,而喻文州和黄少天只比他晚一个赛季出道。黄少天以前还会没心没肺地嘲讽叶修是老人家,林敬言韩文清甚至一向交好的张佳乐退役的时候,黄少天也只是稍稍感慨了几句。他总认为自己还年轻,还能打,退役一直是一个遥远的命题,偶尔有记者会提问想知道黄少天的职业规划,黄少天也只是指身旁的喻文州,“我们队长能打我就能打,打不动了就一起退役。你说是吧队长?”


喻文州就点头微笑,“是。”


咬字清楚,两个人都把背挺得笔直,就像每次搭档出战一样。



但是王杰希不一样,他比他们早出道一个赛季,唯一称得上搭档的方士谦早在第七赛季就已经退役。此后微草全队可以说都只有王杰希一个人在支撑。


因为王杰希,黄少天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也已经不小了,这个年纪,魏琛已经退役了。有的时候看着卢瀚文,还有层出不穷的训练营新人,黄少天也会偶尔和喻文州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是——


退役。


黄少天从来都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3



“这个问题……我想已经被提上队长的记事日程了。”



与轮回赛后的复盘,王杰希居然罕见地迟到了。毕竟刚输了比赛,队员们的心情算不上很好,但也没有低落得太厉害,趁着王杰希没来,几个人聚在一起就队长是不是真的打算退役这个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但是队长完全不需要退役啊,我看队长的状态保持得还是挺不错的。”柳非是女孩子,王杰希平时对她比别人又更多了一份照顾,刚说了两句,眼圈已经有些红了。


“我也觉得。”袁柏清说,“你们看到队长这赛季的擂台赛胜率了没有?几乎和巅峰持平哎。”


“队长一直都很巅峰好不好。”柳非还要继续帮王杰希树立高大形象。


“英杰,你知道细节吗?”周烨柏凑到高英杰旁边,“队长有没有和你透露什么?”


“啊?”高英杰刚刚一直在想别的事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没,没有吧,我没听队长说过……”


“这样啊。”周烨柏遗憾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队长到底想干什么?真的要丢下我们了吗?”


会议室里一下子没有了声音。“丢下”两个字显得如此刺耳,没有人想过,队长,真的会离开吗?



柳非埋下了头,装作整理刘海偷偷用手去擦眼角的泪水。


自从被选进微草成为正式队员后,王杰希一直对柳非关爱有加,担心她离开家不适应,担心她作为女孩子会觉得孤单,担心她过于害羞不肯和自己交流。每次去客场打比赛,柳非一人住一间,王杰希晚上一定要过来确认她没有问题自己才回去睡觉。王杰希之于柳非,早已不是“队长”两个字那么简单。赛场上他的指挥柳非会毫不犹豫地执行,生活中遇到了困难柳非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父母,而是队长。她总是下意识地去寻求队长的帮助,而队长也从来没有让她失过望。



沉默了很久,一直没有人说话。大家各怀心事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初夏的阳光从窗玻璃透进来,爬上了桌角,把彼此的表情都映衬得有些模糊不清。


柳非的泪水越擦越多,身旁的刘小别递过了纸巾。


“谢谢。”柳非小声说。她才发现刘小别的眼睛也有些红。


“其实……”之前刘小别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却有些迟疑地开了口,“和轮回比赛之前,我听到队长和经理的谈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刘小别。


刘小别觉得自己说的很艰难,“队长说,最迟……最迟下赛季……”


他还是没能说完下半段,他无法说出那两个字,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地明白。



距离复盘开始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王杰希还是没有来。


“我们开始复盘吧。”高英杰突然抬起了头,阳光从他的背后直射过来,显得他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



他站在王杰希一直站的位置上,光就从他的头顶大片地笼罩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纷纷扬扬的错觉,他和队长一样,被包裹在最明亮的中心。是灼热的,也是温暖的。



4



“微草的沉沦之路”——这样夺人眼球的标题上一次出现还是第四赛季的时候,褪去了第三赛季魔术师的光环,作为队长的王杰希带着微草挣扎在一场又一场失利带来的黑暗中。



“是我的问题。”


这是王杰希面对记者和外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失利后他总是能对着记者尖锐的提问和不断闪光的摄像机平静地回答问题。


“是我的问题,我们做的还不够好。但是我们在努力,我们是一个团队。”


“我们已经看到了起色。”


“转型期的动荡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我们是微草。”


“我们不会放弃。”


“谢谢大家。”


灯光熄灭了,有很多的片段在脑海中不断地来回闪现。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想起来的,都是第五赛季之前的事情。


是还没有拿到冠军的时候。



那个时候王杰希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转型成功,不知道是不是能完成林杰交给他的任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带领微草走出泥淖,走向胜利。


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敢作更多的承诺。他唯一能说的只有“我们在努力。”“我们还在尝试。”“我们……”


我们。


我们是微草。


是一个团队。



微草俱乐部的大楼背面,靠左的地方有一堵矮墙。王杰希后来特地去看过一次,上面还有清除不掉的痕迹。


是第四赛季的冬歇期,王杰希没有回家,他整日呆在自己在俱乐部的办公室,用来画战术的草稿纸摞起了高高一叠。


从办公室往外面看,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B市的天气并不好,大片的乌云阴沉地铺展到一直看不见的天空边缘。


王杰希看到方士谦拿着一听可乐在楼后面转圈。


他看了一会儿,方士谦只是低着头,一步又一步地走着,自己和自己较着劲。可乐没有打开,被他攥在手里。


方士谦突然把手里的可乐向对面的矮墙砸了过去。


王杰希看到变了形的可乐罐可怜兮兮地从墙上滑下来,后来他又在一楼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可乐罐,看了半天才离开。



那真的是看不到一点希望的日子。不是没有人尝试过转型,彻底改变打法,但改变打法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对于一个风格已经成型的职业选手来说,改变打法无异于从心智的最底层开始一点点瓦解自己的意志。联盟发展到第四赛季,从来没有人成功地做到过。



方士谦后来给王杰希带了热的咖啡,他说可以提神。


“加油。”他还说。



5



“真打算放手了?”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熟练地从窗口端出一个餐盘。


“没剩下太多东西了,将就着点吧。”王杰希答非所问地把餐盘放到喻文州的面前。


清粥小菜,分量不多,但是看起来都清爽可口。


“比不上蓝雨的食堂了。”王杰希笑笑。


“我看很好。”喻文州拿起勺子划拨了几下粥,似笑非笑地抬起头,“王队夜里没少来吧?”


“还行吧。”王杰希还是笑笑。



总觉得他变了很多。



拿勺子的手有些微的停滞,喻文州还是迅速回过了神,低下头喝起了粥。



“其实本来没有真的想过退役。”


“曾经以为要打到打不动为止才愿意结束。”


“逐渐放手以后,才发现不是这样的……”



喻文州安静地喝着粥,一言不发地听着。



“真的放了手,才发现原来自己做的还不够,有的事情要亲身实践才能明白,我以前确实关心过度了,没有给他们足够的空间。”


“我当然不会永远呆下去,而且我的存在,已经开始渐渐压缩新人的成长空间了。”


“……稳定性的下降,不可避免……带给战队的帮助也越来越有限……”



夏夜的风若有若无地从半开的窗户里穿过,食堂角落里不怎么亮的灯光在安静的空气中乖顺地蛰伏着。王杰希就坐在喻文州的对面,平淡地叙述着自己的想法,偶尔还会笑起来,好像在讲一件平常的,很轻松的事情一样。


很多年前的夏天,他也是这样低着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比划,那个时候他们都觉得自己能打败叶秋,能够拿到冠军,能够做到世界上所有的事情,能够完成所有的愿望和梦想。


他抬起头,笑了笑,然后就过了十几年。



喻文州不可抑制地在想十几年前的那个少年,那个小魔术师,那个永远骄傲,永远锐利,有足够的资本天马行空的少年。



王杰希还是坐在他的对面,他说,他给不了战队更多的帮助。他说,他不能压缩新人的成长空间。他说,打了这么多年,也够了。


他说,他打算退役了。


王杰希笑了笑,他今天晚上好像很喜欢笑。眉目平和又内敛,早已没有了以前那股外露的锐气。十几年,不算太长的时间,怎么觉得好像很多年就这样过去了呢。



喻文州一直认真地听着,他知道王杰希不会对别人说这样的话。看着对面王杰希波澜不惊的表情,喻文州却莫名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是有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黄少天和自己说要打到打不动再一起退役,那张两个人肩挨着肩坐在一起的照片后来上了报纸的头条,王杰希特意打电话过来,说,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有点嫉妒。他很少说这样的话,所以虽然隔了很久,喻文州依然记得。


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出于发自心底的对荣耀的热爱,职业选手从来都希望自己能够留在这个舞台上久一点,再久一点。王杰希的感受,喻文州清楚地知道。主动决定放手,大概是他能够为战队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喻文州慢慢地吃着碟子里的菜,没有说话。



深浅交错的灯光在王杰希的身上打下一片模糊的阴影,他的眼睛,永远都如同暗夜之火。无论什么时候对上他的目光,喻文州都这么觉得。



他好像变了很多,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6



令王杰希印象最深刻的比赛,并不是夺冠的比赛,也不是任何一场大胜。


是第八赛季的季后赛,微草对阵轮回的半决赛。


号称“一人战队”的轮回凭借周泽楷的突出表现堪堪击败微草,为了团队牺牲个人风格的王杰希带领的微草。


“这是一个明星的时代!”赛后的报道铺天盖地,周泽楷极具特色的沉默,独树一帜的风格,连同他所展现出来的个人英雄主义很快极大地煽动了观众们的热情,周泽楷的人气疯狂飙升,他是联盟中最耀眼的星。



王杰希无法不去回想这场比赛。



为了整个团队改变个人风格,王杰希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做法是不是错了——既然我的打法不能带领微草达到胜利,那就不是适合的打法。王杰希一直很笃定。他也并不是没有想过尝试转型很有可能损害到自己原来的打法,甚至有可能直接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是,自从接过了队长的位置,王杰希永远都是首先从战队出发考虑问题。


“他是一个好队长。”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王杰希确实是一个好队长,甚至,用微草队员的话来说,就是“没有比队长更好的队长了。”



黑夜的眼睛注视着王杰希的内心,房间里没有开灯,王杰希躺倒在床上,起初是指尖有些酸疼,然后酸疼而鼓胀的感觉从手指一直向上传递,一直蔓延到头顶。


王杰希用手遮住了眼睛。


与轮回的比赛结束了,王杰希没有像往常一样写完赛后报告再回去。


他觉得很累。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



对于转型,王杰希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使是面对号称“一人战队”的轮回带给自己的失利后,王杰希也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


个人英雄主义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团队精神的保留和传承才是王杰希更为看重的。拥有王杰希的微草永远有人可以依靠,但是一旦失去自己呢?


正是因为考虑到未来,王杰希依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作出牺牲。



B市的夏天很热,房间里的空调被打得很低,输给轮回后的王杰希安静地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很久都没有睡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带着微草走多久,走多远,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开始认真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了。他不能让微草因为失去他而猝不及防。



“队长永远都会将整个战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所有人无条件地相信他。”高英杰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感觉到王杰希在朝他看,隔着一整个采访区的距离,“我们也会努力,无论队长在不在场上,我们都一直和队长在一起。”


“我们是微草。是一个团队。”这是高英杰第一次独自参加记者发布会,王杰希就站在会场的角落,站在聚光灯与摄像机的镜头之外,如果没看错的话,他在鼓励地微笑。


“无论怎样。”



7



喻文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



“抢(58,70)这个点,然后从这里,切入!”意气风发,眼睛里光芒如同火焰,仿佛能够照亮整个世界。


那是第二赛季的总决赛,嘉世对阵百花,叶修一杆却邪挑落繁花血景,首次蝉联赛季总冠军。



然后是第三赛季,王杰希正式出道,魔术师的诡谲打法震惊整个联盟。喻文州在蓝雨的主场见过他一次,王杰希仿佛浑身都闪耀着光芒,灭绝星辰带着王不留行飞快地从天空中掠过,仿佛盛大的流星划落夜空。


后来,喻文州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王杰希。



“王杰希啊……”说起来是张佳乐对他研究得最透彻,第五和第七赛季,百花都是在决赛输给了微草,对于曾经的阴影,张佳乐却也说不出更多的话,“王杰希……也不容易。”



他从来都是一个人,方士谦退役后就再也没有过搭档;他不像叶修或者黄少天,喜欢说垃圾话嘲讽对方;他也不是周泽楷,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他是王杰希,是微草的队长,他总是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责任;总是默默地行动,从来不会说无用的话;为了整个战队,他可以一声不吭地赌上自己的全部身家来冒险……



第四赛季后的王杰希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对于王杰希,喻文州从来都没有掉以轻心过,即使是微草看上去还在无望地挣扎时,他也会特别关注王杰希的动向。


他不再像一年前那样意气风发,所有的骄傲都从眼睛里完全流露出来。他看上去内敛而平和,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表情。他甚至不怎么笑,总是锁着眉头一脸严肃。魔术师的光环似乎已经从他的头上褪去了,他就坐在那里,平静地接受记者提出的毫不留情的质疑。他总是说,“是我的问题。”



喻文州对黄少天说,“不能小看王杰希。”


黄少天罕见地没有说话。



第四赛季在微草的主场,经过一番缠斗,蓝雨最终还是在团队赛击败了微草,比赛结束后两队例行握手。


“好久不见。”经过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看向了王杰希的眼睛。


火焰从来都是不会消失的。也许会蛰伏,会隐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但是火焰从来都不会消失。它只是暂时地收敛了光芒,但是喻文州能够感受到,那团火焰不仅从来没有熄灭,甚至燃烧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是火山爆发前的平静,是流星未临前的无声,是暗流涌动的沉默。喻文州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王杰希用力地握了握,他抬起头。


“好久不见。”王杰希笑了笑,眼睛里流光溢彩。



8



王杰希终于还是退役了。



没有正式的道别,王杰希拒绝了告别仪式。


“记者发布会呢?”经理问。


“算了吧,这两年记者问的问题也差不多了。”


“那……举办个告别赛怎么样?友谊赛性质的?”经理还想努力一下。


“我已经不打算继续打比赛了。”王杰希笑笑。


最终微草俱乐部只是在官网挂出了一则简短的退役声明——“微草队长王杰希于X年X日退役。”王杰希说,不要写其他东西了。



柳非呢,要照顾好自己,已经是大姑娘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了。小别这几年各方面都提升得不错,结合手速还能更进一步,自己不能松懈。柏清的双职业……


英杰呢,英杰我就不多说了。


其实你们都不用我多说了。


这些话,在过去的一两年,王杰希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遍了。战术的交接,针对个人不同特点的建议和叮嘱,王杰希真的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遍了。


自己都觉得自己唠叨。王杰希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遍。最后一遍。


最后王杰希笑笑,说,有事情就打电话给我,我还是会24小时开机的。不过我也老了,还真不想总是被打扰呢。



夏天以后,微草再也没有了王杰希。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队长一直都在。



“我们是微草。是一个团队,”


“无论怎样。”






END






评论(7)
热度(122)
©秋声负
Powered by LOFTER